棱镜|蔚来进军挪威市场,李斌:“出海”第一站不期望一炮而红

原标题:棱镜|蔚来进军挪威市场,李斌:“出海”第一站不期望一炮而红 来源:腾讯新闻

作者|陈弗也

出品|棱镜·腾讯新闻小满工作室

5月6日下午,蔚来汽车召开战略发布会,宣布正式进入挪威市场,这是他们海外市场的第一站。

这是自主品牌车企的“一大步”,除蔚来外,目前还没有其他国产智能汽车“出海”,但在发布会前,蔚来创始人李斌、总裁秦力洪在面对众多媒体时,却少了一些“鸡血”、多了一些“低调”,对于这一步显得小心翼翼。

秦力洪表示,蔚来对于挪威市场的销量没有预期,也没有具体的数字化KPI,由于疫情原因,他们到现在甚至都还没有与挪威市场的总经理进行线下交流。

李斌则将蔚来的全球化策略用三个词语来总结:周密准备,保持耐心,长期规划。今年9月,蔚来会率先在挪威市场交付ES8,明年下半年会交付ET7,但此后会选择哪款车型进入到挪威市场,则需要综合市场的需求进行考量。

“我们不期望在挪威市场一炮走红,总是想着一炮走红的企业,往往会死得很难看。”李斌表示。

过去几年,全球化的进程遭遇到严重挑战,李斌也在思考这个问题。他表示自己最近重读了《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》一书,这是美国政治学家萨缪尔·亨廷顿在上世纪90年代撰写的一本关于国际关系的论著,20多年过去了,这本书依然给了李斌不少启发。

他表示,过去30年,我们都享受到了全球化的好处,但最近几年,大家在享受好处的多少问题上产生了分歧。

“我们也不会像10年前那样幼稚了。”李斌表示,“今天,一个中国背景的公司进入到中国以外的市场,压力是非常大的,和5年前、10年前相比,压力大了一个量级,我们一定要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”。

以下为发布会上李斌和秦力洪Q&A环节节选(部分问答为作者精简整理后呈现):

为什么是挪威?

问:蔚来的全球化战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

秦力洪:李斌最早来找我谈蔚来的时候,就说汽车市场有两个特点:第一个是赢者通吃;第二个是生而全球化。客观来说,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关起门来做出一台完整的车。去年,武汉封城时,一些欧洲车厂生产不出来车;后来,欧洲疫情又影响了中国的产量。

从研发、供应链、制造、到市场,汽车天然就是一个全球化产品,我们一直都在按照这样的思维在做事。

李斌:我们一开始就有全球化的规划。2015年,我们在伦敦、硅谷等地成立了办公室。最近,我们德国、美国的同事,在公司度过了他们加入蔚来五周年的纪念日。从产品上来讲,我们一直都在往一个全球化的方向去做,进入全球化市场一直是我们计划中的事情,但是因为疫情的原因,我们的计划推进晚了一些。

虽然今天的全球化遭遇了很大的挑战,但我们还是有一个朴素的理念,就是好的产品,好的服务,可以得到全世界不同市场的认可。

问:为什么选择挪威作为“出海”的第一站?

李斌:挪威是一个对电动汽车非常友好的国家,比如取消了电动汽车的关税。我们的车从中国出口过去,只需要支付一些运输费用,这是一个很现实的考虑。

挪威的市场体量也比较合适,不是很大,也不是很小。挪威的汽车市场结构也比较健康,高端车、中端车总体上比较均衡,高端车不少,特斯拉在那里卖得就不错。今年一季度,挪威的纯电汽车市场占有率进一步攀升。

还有很重要的原因是,挪威推崇环保、创新的文化,与蔚来的DNA是一致的。

2018年10月,挪威国王来中国访问时,我正好参加了中挪双方的官方活动。当时,我们和挪威电力公司还签署了一个战略合作协议,从那个时候开始,我们就在研究挪威市场。我们在去年开始搭建团队,今年3月份正式组建了挪威公司。

问:是否会开拓新的海外市场?

李斌:我们现在进入全球市场,其实是种下一颗种子,我们不希望这个种子可以立刻长成参天大树,这个不符合客观规律。但是,我们很在乎这个种子是如何培育的,我们希望它是一个口碑的种子,把它做好,总有一天会开花结果。

一个国家肯定不够,未来我们会进入更多的国家。正如前面所讲,在全球市场进行扩张,肯定是一个长期的计划。在欧洲市场,挪威是第一站,计划在明年时进入到5个欧洲国家。

更高标准,做好数据保护

问:和传统车企相比,蔚来在挪威市场上的开拓有什么不同之处?

秦力洪:我们是基础设施先行,直营、直销、直接服务客户的模式。其他车企在扩展海外市场时,可能会寻求经销商的合作,这在初期会发展快一些,但各有优缺点。

从深层次来说,我觉得不一样的是,我们对挪威市场的态度、战略,跟我们对中国市场的态度战略是没有变化的。我们在中国怎样做的,怎么对待用户的,怎么做服务的,将来在不同国家的市场都会那样做。只不过,会根据当地市场法规、民俗文化等,做一定的调整。

问:为什么在挪威采取直营的模式?

李斌:蔚来是一家直接与用户连接的企业,这是我们整个公司的根本。我们一直都在说,我们不仅卖车,我们希望打造一个以车为起点的社区,这对服务、运营、社区的研究是非常细致的。

当然,我们在当地也有合作伙伴,就像我们在国内有一些授权的服务中心一样,我们在挪威的合作伙伴会提供充电服务。不过,我们整体的思路还是直接服务用户,这跟把车卖给经销商,再让经销商去服务用户的模式有很大的区别。

问:如何克服文化上的差异?新上任的挪威市场总经理是什么背景?

秦力洪: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文化、制度,我觉得要克服这种差异化最简单的方法就是,利用当地的文化,没必要将自己的意识加进去。

我们在国内有41个区域公司,自主权都很强。在挪威的分公司,他们的自主权将会更强,可以按照当地文化、制度来,只要卖的是我们的产品。我们的产品从一开始就是从全球化的角度来设计和制造的,在进入挪威市场时,我觉得挑战肯定会有,但不会太大。

我们的挪威总经理是一位很有风度的绅士,过去一直在传统汽车行业,在加入蔚来之前,他在一家大型经销商做高管。

他说,他要在这个年龄干一件五六年前都不敢想的事情,于是就遇到了我们。他个人的价值观、对用户的态度,与我们是高度吻合的。不过,由于疫情原因,我和斌哥(指李斌)还没有线下见过他,过去半年多时间里,我们一直通过视频在交流。

李斌:我们公司的组织架构非常扁平。我们在欧洲有研发团队,直接向我汇报,我们也有了欧洲市场的CEO人选,以后将会给大家介绍,他来自互联网行业,非常有经验。我们在公司内部有一个专门支持全球业务的团队,我和力洪都在这个团队,团队由我们的CFO负责。

问:智能网联在挪威落地时,是否会与国内市场同步?

李斌:在这一块,我们会符合欧洲对数据保护的标准,欧洲对隐私保护、个人数据保护有非常严格的规定,我们要用最高的标准去要求自己。

欧洲在数据保护的严格程度上到了一个什么程度呢?举个例子,我和力洪都不能直接去调取欧洲某个同事的信息,不知道他们的工资是多少。当然,这并不是说,我们不尊重中国用户的隐私,主要是欧洲在数据保护上已经有了明确的规定。

这是一个没有尽头的游戏

问:最近一个月,蔚来一直在密集地发布消息,比如10万辆车下线,蔚来现在处于一个什么阶段?是不是可以喘口气了?

秦力洪:斌哥以前在内部说过,2019年,我们进入到了ICU,能不能活下来还是个问题。去年,我们从ICU里出来了,但是大家也都不能嘚瑟,我们只是被转移到了普通病房,我们能够开始下地活动活动,逐步康复。

现在,我们进入了一个全面稳定发展的阶段,整个市场的节奏也比较快。最近,公司的事件发布比较密集,也是一个客观的结果,并非我们凭空策划出来的。

李斌:2019年,我们遇到极限压力时,我在内部说过,我们要进入到一个资格赛阶段。从2019年开始到2024年,对于智能汽车行业,是一个资格赛阶段。前期,我们在组队集训,到了2019年开始打这个资格赛。

现在,我们还没有获得参加最终决赛的资格。只能说,我们之前已经比赛了两局,第一局我们被灌了个5:0,第二局是1:0。我们还不知道能不能出线,有没有资格参加最终决赛。

现在又进来一些很有实力的企业,这使得行业越来越有意思了,竞争也越来越激烈,竞争的维度也提升了。对于创业者来说,企业的竞争是没有尽头的,是不可能休息的,不进则退,这是一个没有尽头的游戏。

问:最近越来越多的企业加入到这个行业,包括互联网公司,家电公司等,如何看待这个现象?

李斌:我觉得,现在的竞争没有以前激烈。2017年、2018年参加车展时,比现在热闹多了,每一个阶段,只要在中国创业,都会觉得竞争对手很多。

如果只有一家创业公司,那是不对的。现在有这么多企业进入到这个领域,会不会有一些过热呢?可能有。但是,从整个行业来看,更多的人才,更多的资金向这个行业聚集,我相信会提升整个智能电动汽车产业的竞争力,这是一件好事。

我觉得,在中国做智能电动汽车是幸福的。智能方面,中国有软件、硬件、互联网等优势;电动方面,中国政府有非常明确的长期目标,并且很有发展的决心。

对于汽车行业,我一直都说:第一,它是一个长跑比赛;第二,不能有短板。2024年会是一个“体系能力”全面竞争的时间,体系能力包括在技术、产品、服务、基础设施等方面的能力,那个时候,具备这种体系能力的公司会越走越好,如果还缺一些东西,基本上就很难了。

我们要在这两三年,建立非常强的体系能力。

问:最新的财报显示,蔚来的亏损在收窄,是否意味着蔚来将会达到盈利状态?

李斌:今年一季度,我们的整体毛利率超过了21%,这是非常重要的,我们的亏损也在大幅度下降,比市场预期要好。

但是,我们现在研发上花钱的速度比我们预期的要慢一些。以前说我们花钱太快了,现在我们是有钱花不出去,这个也有点着急。我们今年希望花掉50亿的研发费用。当然,这不是说我们要去大街上撒钱,而是要高效地花钱。我在内部说,该花的坚决花,不该花的一分钱也不花。这中间到底如何平衡?这块我们还是做的不错的。

这不意味着,在这个阶段我们会把盈利当做主要目的。我认为,那些没有成长空间或者成长缓慢的公司,会把盈利当成一个重要目标。我们现在还是一个发展期的公司,我们一季度的销量只有宝马在中国的10%,这太少了。

总体来说,我们会把发展作为最主要的方向,短期肯定是赔钱的。

版权声明:腾讯新闻出品内容,未经授权,不得复制和转载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。

PC4f5X

文章作者信息...

留下你的评论

*评论支持代码高亮<pre class="prettyprint linenums">代码</pre>

相关推荐